栏目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法律在线 > » 信息列表法律在线

段奕宏与史彭元的院线犯罪片?太可了!

发布日期:2022-01-08 01:26   来源:未知   阅读:

  作为近几年最出彩的中生代演员之一,段奕宏个人的大银幕生涯,可以说,与中国犯罪电影的发展,互相成就。

  就《一刀天堂》故事简介看,两位演员在电影中是一种非典型的“父子关系”。段奕宏饰演的是一个追凶七年、面临各种困境的父亲;史彭元饰演的,是一个命运坎坷的孩子(哎也不是第一次了),本来毫不相干的两人,因一起绑架案紧密联系到了一起。

  这部电影在常规的犯罪类型片下,会有一些极端的设定。当然,再复杂极端的人物与人物关系设定,我们也毫不担心两位的演技。

  如果说《士兵突击》是段奕宏演艺生涯的一个所谓的“拐角”,那么《烈日灼心》则是他的另一个“拐角”,一个从小荧屏到大银幕的跨越。

  从2015年《烈日灼心》中的那个满腹心事、别有意味的眼神看人的伊谷春开始,段奕宏在其后的一系列犯罪电影中像开了挂一样,演什么像什么,更重要的是,他构筑了一种独特的“银幕性格”。

  比如,在拿下影帝的《暴雪将至》中,段奕宏饰演一个工业小城的保卫科长余国伟。他最大的欲望,就是去体制内工作,做一个有编制的警察。影片中,他又贡献了教科书般的表演。

  出场戏是刑满释放的老余,眼神复杂沧桑,那句“多余的余”、“国家的国,伟大的伟”的咬字与暂停的细节,配着他略微发白的鬓角,瞬间让人入戏;

  此刻,段奕宏的表演,让整部电影强力渲染的,那种波谲云诡的时代变迁下,工业小城普通人的命运失语、激情失落的压抑感,扑面而来,达到极致。

  如果说《暴雪将至》是一部凭借批判现实、营造时代真实质感胜出的犯罪类型片,那么段奕宏对那个大时代下小人物状态的精准把握,真的功不可没。

  但他其实只是一个矿山的炮工,不过专业实操能力强,可以用硫磺皂、清洁液、动物内脏“土法炼钢”制造枪药,镜头呈现了大量细节,段奕宏的表演,你就觉得他真是在某个煤矿的炮工,被抓来拍戏的。

  《非凡任务》和《记忆大师》又是另一种人物形象。《非凡任务》中的段奕宏,是一个贩毒团伙老大,身姿佝偻缩手缩脚的,但却异常阴鸷凶残;《记忆大师》里,他是亦正亦邪的警察/凶手,心事重重看不清他;

  比如《暴雪将至》中余国伟的皮衣,总是往上蹿,所以他总有拽皮衣的小动作,非常符合他试图有警察那种体面、板正的形象,但同时又出卖了这个人物的局促感和他的内心渴望。

  《非凡任务》中他扮演的毒枭总是拿手帕擦汗;《引爆者》中他扮演的矿工有很多吃饭的戏,而且吃饭时嘴巴总油漉漉的。这些,都是让人物出彩的细节设计。这大概也是,段奕宏演戏只能让人看到角色,忘掉他本身的原因之一吧。

  这些角色,有深度有厚重感,也有共性。无论是底层小人物还是毒枭,无论警还是匪,大都有一种内心复杂的“焦灼感”,一种强烈的情绪压迫性。这种独特的银幕性格,甚至可以追溯到较少被提及的《细伟》和《二弟》,段奕宏分别饰演了一名变态杀手和一个偷渡客。这些角色的核心元素,是困境中的无望、焦灼和疲惫,但具体起来呢,又各有差异,可以区别开来。

  王小帅导演的《二弟》中的一场兄弟践行戏,段奕宏把人物演得格外真实又落寞。

  在《一刀天堂》中,段奕宏本来是个中年餐馆老板,后因一起绑架案而追凶七年,搞得一身烂摊子…

  他在采访中说,自己跟严良的角色有点像,战斗欲蛮强的,爱好打拳,还去北京的武术学校上过一年,后来被选中出演电影《一生一世》,饰演童年谢霆锋。

  哈?但我还是觉得他有点小段奕宏的味道,在气质上,他跟段奕宏一样自带糙、倔、硬汉的感觉,眼神里都有韧劲。

  比如,少年宫王景春饰演的老陈追严良时,他作为街头小混混那种机灵,就挺带感的;在沙滩上遇到了打他的人,然后跟老陈的爆发戏,与柏林影帝对戏哎,但也很自然,毫不违和;返回老陈家偷回相机的戏,表演也挺灵动的。

  两次探望疯人院的父亲,史彭元也把严良的心态变化很好地呈现出来,第一次是带着怨愤与失望,第二次好像接受了、原谅了父亲,更多的是伤心。

  从《隐秘的角落》,能看出史彭元这个小演员,他是理解和认同角色的,情绪自然流露,又很有镜头感。剧中他有对手戏的都是秦昊、王景春这种级别的,还有他自己经常观察、偷学技巧的张颂文,都是影帝级的宝藏演员啊。

  《一刀天堂》里与段奕宏的戏,肯定也能有更好的表现吧,两个“戏里命苦”的跨龄组合,终于要合体了,搓手期待啊。

  早年她主演的短片《车四十四》,拿过威尼斯电影节、圣丹斯电影节、戛纳电影节的奖,片中她饰演一位被歹徒挟持的大巴司机;

  在后来伍仕贤导演的长片《独自等待》中,她是暗恋陈文(夏雨饰)的好朋友。脏辫一梳,就挺飒的,但同时又敏感细腻,就是很有层次感的一个演员。

  在《一刀天堂》中龚蓓苾饰演一位有创伤的母亲,可以肯定的是,终于有更多的发挥空间啦。

  除了主演,《一刀天堂》的主创团队也比较有实力观感,导演黄朝亮,台湾最有票房号召力的导演之一,注重商业性与艺术性的兼顾,他2019年的电影《寒单》获台北电影节最佳剧情长片提名。

  监制是我们很熟悉的贾樟柯导演,摄影指导也是常年与科长合作的余力为,灯光指导黄志明是王家卫的御用,声音指导杜笃之,代表作更不用多说了……

  总之,整个主创的阵容是蛮有实力保证的,作为陌陌影业在类型片方面的新尝试,这个阵容真的可以期待了。

  电影《一刀天堂》的故事主线是餐馆老板(段奕宏饰)因一起绑架案,开始了七年的追凶之路,他得知秘密线索前往云南,与一个缺少父爱的孩子(史彭元饰)阴差阳错联系到了一起,后来突来的变故又将两人推到不可控制的境地……

  从犯罪片的类型来看,如果说“追凶”作为类型原型,最近几年比较有代表性的是曹保平导演的《追凶者也》,非线性叙事,黑色幽默,商业和艺术结合得比较不错。

  “长年追凶”的故事,早些年有蔡尚君导演的《人山人海》(内地版被剪了不少),取材于贵州的一个真实的追凶案件,拿了威尼斯的银狮奖,视听风格还是偏重长镜头,追求粗粝感,地域特征明显,叙事节奏沉闷,是走电影节路线的文艺片。

  “寻子+追凶”的故事,比如忻钰坤《暴裂无声》,追着追着发现了一个大阴谋,最后不同阶层的人们,开始残酷地暴力相向,成了一个更大的悲剧。

  而诸如与凶杀犯共处一隅的极端情境设定,让人联想到达内兄弟的《他人之子》,男主是一位做木匠的父亲,意外发现自己的学徒中,有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

  全片主要角色不过3个人,但全片一气呵成,手持摄影,全程高能,情感暗流涌动,从镇静到崩溃,直到最后20分钟的高潮戏后,又归于平缓,戛然而止。情节异常简练,但人性的刻画特别细腻。

  与达内的艺术片路线不同,电影《一刀天堂》在定位上,或许更贴近于类型片+现实主义的道路,也是这些年国产犯罪片一直在探索的路线。虽然具体的侧重点上,大家有些许差异。

  国产犯罪片近年来在诸多类型当中成绩最突出,成功经验之一,是类型化+黑色幽默,呈现阴差阳错的众生相,比如《无名之辈》《火锅英雄》《追凶者也》《心迷宫》等等;

  之二,是在做好类型化的前提下,侧重挖掘人性的维度与深度。或者是罪犯复杂的精神世界,比如《烈日灼心》中的辛小丰;或者是一些带有暧昧色彩的、突破传统正邪对立的、此前国产片中看不到的人物形象,比如《烈日灼心》中的伊谷春,《追凶者也》里的董小凤,《暴雪将至》中的余国伟等等。

  毕竟,玩结构、多视角非线性叙事,这些形式层面的东西,观众有了一定的观影经验,就国产犯罪片这些年的发展而言,也不算新鲜了。

  《一刀天堂》中的设定,或许更接近后一类,在一个极端和极致的点上向下挖,去呈现一些新鲜又复杂的人物形象,去试图兼顾类型化(罪案、追凶)与现实性(两位主角人设的复杂性、仇人之间的相处)/时代性(七年变迁)的融合。

  国产犯罪片在类型元素、题材尺度、人物挖掘上的进步,是电影人不断去刺探这个类型天花板的结果积累,能看到新一代导演的追求和自我表达。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