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健康新闻 > » 信息列表健康新闻

关于香港修例风波的十五个真相-中新网

发布日期:2020-05-23 02:54   来源:未知   阅读:

  5月15日,香港监警会发布修例风波调查报告,审视修例风波期间的示威活动和警方行动,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从调查方式来看,这份报告有着相当的专业性与客观性。2019年9月至12月,监警会邀请来自英国、新西兰、加拿大等国的5名专家组成国际专家小组,向监警会提供建议并就审视工作的进度提供独立评估。同时,报告大量采用了媒体和社会公众向监警会提供的资料。

  截至2020年2月29日,公众人士向监警会提供了12217封电邮,附有2562张照片和3347段影片(当中包括9838封支持警务人员于2019年10月1日在荃湾开实弹枪的范本式电邮),有658个WhatsApp用户提供了20988张照片和19186段影片,另有112次通电、以及邮寄/亲身递交的四封信件和一张DVD光盘。

  在多方的努力下,这份超过千页的报告以大量事实和详实数据,还原了修例风波以来多个关键事实真相。

  1、示威活动背后有某种形式的组织

  在每次暴力示威活动中,都明显存在着不同形式的组织性,例如协调示威策略、提供大量汽油弹及设计相若的防毒面具,以及大量雷射笔的使用。为支持示威者的行动,一款可实时显示警方部署的应用程序自8月开始出现,由负责观察警方行动的人更新。实际上,这是一款提供敌人行动讯息的战场应用程序。最近数月发现的步枪、手枪和庞大数量的实弹,以及大量用于制造炸弹的材料,正显示了这些活动背后有某种形式的组织。

  2、修例风波致香港罪案数量大增

  罪案数字显示,2019年录得的罪案总数是59225宗,较2018年(54225宗)上升9.2%。2019年的暴力罪案亦由8884 宗(2018 年)增加 9.1%至9690 宗。警方表示,罪案数字增加是因为示威活动衍生的罪案增加,以及警方应对日常防罪工作的资源被摊薄。

  3、阻碍警方执行公务的记者身份成疑

  示威活动中,部分记者刻意站在警方防线前,分隔示威者和警方。他们站在两者中间,令警方行动的成效降低,对警方执行职务造成严重困难,现场部署的警察传媒联络队人员亦无法时刻完全管理大批记者及传媒。

  此外,新闻及传媒工作者身份也受到关注。目前,并无任何组织负责传媒机构登记,以核实他们的身份。警方相信干扰他们的“假传媒”是示威者故意阻碍或拖延警方行动而采取的策略。此外,越来越多记者自称“网媒”,其身份无法透过正式途径核实,他们应否被视为“正式传媒”值得商榷。

  4、6月12日,“民阵”以扩音器误导示威者进入中信大厦酿险情

  在当天的示威活动中,警务人员一直透过扩音器及手势,反复指示示威者沿添美道离开龙汇道,而不是中信大厦。大部分示威者在中信大厦正门前的行人道聚集,并听从“民阵”透过大型扩音器作出的指示进入中信大厦。“民阵”搭建的讲台阻挡了示威者的视线,以致部分示威者无法看见添美道其实畅通无阻。因为“民阵”的扩音器材声量太大,阻碍了警方的驱散行动,警务人员遂根据有关条例检取了民阵的扩音器。其后,警务人员才得以引导示威者沿添美道离开。

  5、6月12日,把事件称为“暴动”是为提醒前线警务人员

  当日下午3时30分,警察总部指挥及控制中心向所有前线警务人员宣称当时情况为“暴动”。把事件宣称为“暴动”,是为了提醒前线警务人员明白当时要处理的情况,并意味可以引用相关的警方使用武力指引,有必要时可以采取合适程度的武力,以达到合法目的。

  6、7月1日,警方撤出立法会不是“空城计”

  有反对派指责警方7月1日晚唱“空城计”,引诱示威者冲进立法会。监警会指出,当晚,立法会外聚集的人群越来越多。如果警务人员留守保护大楼,在室内环境中,警务人员无法使用在开放空间控制局势的相同武力。此外,暴力示威者破坏立法会综合大楼外的电箱,试图截断电源以致大楼部分电灯熄灭,令情况变得更差。考虑到暴力示威者已将其暴力行动升级,加上现场的环境限制,警察总部指挥及控制中心决定安排警务人员撤离立法会综合大楼,以保障警务人员的安全和避免严重伤亡。

  7、7月21日,元朗大部分警力被抽调至港岛应对示威致警力不足

  白衣人对黑衣人进行袭击后,有人因警方迟迟未到指责其与黑社会勾连。监警会注意到,7月21日之前发生的事件导致警方进行评估时,认为港岛的情况会比元朗更严峻,因而大幅削减了元朗警区的可部署资源。

  8、7月21日晚,999报警电话无法接通因有人报假警瘫痪999系统

  7月21日当晚,有不少民众投诉999报警电话无法接通。监警会观察到,由晚上10时13分起,Telegram和连登讨论区确实有多篇贴文呼吁人们致电999以瘫痪系统运作,当时正发生有人受伤的重大事故,贴文动机成疑。瘫痪999系统的运作不仅会使真正需要紧急服务的人无法打通电话到999控制面板,而且导致系统充斥大量虚假举报,更使999控制台不胜负荷,无法接收真实及重要的信息。据警方表示,在晚上10时30分至凌晨1时30分期间,拨打到新界区999控制台的电话达24374个,999接线生接听了其中1100个电话,亦即每小时平均接听超过350个电话,新界区999控制面板工作量超出负荷。

  9、7月21日晚,警司与白衣人交谈不等于勾结

  对于南边围防暴警员没有拘捕白衣人,监警会认为,防暴警员在南边围出现是为了控制场面。由于当时双方人数众多,且气氛紧张,进行拘捕不切实际。由于两批人都手持木棍、雨伞和其他硬物,设置防线将他们分开是适当的行动。至于该名警司与白衣人交谈的场面,监警会认为,该警司有充分理由与白衣人交谈,以指示白衣人返回南边围,这并非双方勾结。

  10、8月31日晚,暴力示威者瘫痪太子站运作、袭击市民,警方有必要及时果断执法

  晚上10时49分至11时15分期间,警方999报案中心接获超过50宗报案,涉及太子站内发生袭击事件、投掷烟雾弹、包围月台上的控制室以及太子站内出现混乱情况等。暴力示威者袭击列车及月台上的市民,又用灭火器喷射烟雾,令太子站的运作瘫痪。涉事列车的车长无法关闭车门,列车因此无法驶离太子站。有人亦按动列车上的乘客紧急警钟。港铁报案寻求警方协助,并要求乘客离开停靠在月台上的列车。幸好事件发生在晚上大约11时,当时太子站内人流不算太多。警方迅速采取执法行动对于恢复车站内的秩序和法纪是必须的。

  11、8月31日晚,“警察在太子站杀人”是毫无根据的谣言

  太子站内有人被杀的传言在网上迅速广泛传播。这种说法在起初只是揣测,其后迅速转变成传言,再转变成所谓的确认,而在此过程中并无提出任何证据支持。

  提出该指控的人士没有提出任何证据去支持这一主张。相反,他们提出的是揣测、传言,以及据称医护人员、医管局职员甚至警方总督察所谓的确认,当中没有提及任何一人的姓名,事后亦没有人出面证实。警方、医管局、消防处及港铁的发言人均反驳有人在车站内死亡或被杀的传闻,甚至政务司司长亦确认事件中无人丧生。香港人口稠密,要掩盖公众场所有人死亡的事件,需要大量人士、部门及机构相互勾结,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并且,警方确认已认真审视失踪人口报告,并未发现关联个案。

  12、警方在使用武力时保持了克制

  在过去数月的大型公众活动中,街头极端暴力行为及警务人员被袭击的场面并不少见,例如暴力示威者在近距离或从高空向警务人员及警车投掷汽油弹。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警务人员确实处于生命受威胁的处境中,根据使用武力指引及普通法自卫原则,警务人员有充分理由使用枪械以保护自己及战友的人身安全,以及平息骚动或暴乱。迄今,有超过590名警务人员受伤。据观察,在整个大型公众活动活动中,警务人员在枪械使用方面保持克制。当警方遇到可能足以致命的袭击时,均使用低于致命程度的武力,只有12次情况属例外。

  监警会委托伦敦大学学院学者针对警务人员的的一项调查显示,大部分警务人员认为警方在面对示威期间使用武力有合理、正当理由,并合乎比例原则。调查引用了一位警务人员的话:“过去四个月,我们执法一直十分克制。我们并非像部分示威者说的,是犹如黑社会分子一般的警察。如果我们执法时真的那么有攻击性和暴力,这场运动就不会持续四个月之久。”

  13、有人一直在网络上煽动仇警

  至今,有关文宣一直散播着对警方的仇恨,网上连番出现据称对示威“手足”实施“警暴”的讯息。当示威者面对警方的执法行动时,或当他们对警务人员及警署的攻击被警方行动击退时,即使警方所使用的武力不足以致命,这些煽动仇警的文宣均很容易赢得示威者的信任。

  互联网上的文宣将多宗不幸死亡的事件归咎于警方,但那些只是没有根据的指控。所谓的“太子站事件”引起对警方杀人的赤裸裸指控,另一具在海中被发现的女性尸体遭指为“被警方自杀”,这又是一项没有根据的指控。2019年11月,一名年轻的大学生从高处堕下身亡。尽管闭路电视片段向公众显示,在该名不幸的大学生最可能坠下的楼层现场并无警务人员,但他的死亡在互联网上被用于针对警方的仇恨信息中。

  14、警察及家人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警员对自身安全或家人安全的忧虑不应受到忽视,休班警员遭袭击的案件一再发生。不同网上平台及警察宿舍出现针对个别警员及其家属的恐吓甚至死亡威胁的言论,更加剧警员的忧虑。网络欺凌和“起底”事件导致警员更加担心,如果自己在大型公众活动执勤时身份曝光,将危及他们的安全及福祉。

  警方在2019年9月17日与监警会的联席会议上指出,自2019年6月以来,已有逾2000名警员及其家属被“起底”,针对警员及其家属的网上仇恨言论亦迅速上升。警员的姓名、身份证号码,以至其配偶的职业、子女就读的学校及其他个人资料均被人在网上公开,网上亦出现关于杀警的煽动性言论及谣言,部分警员更亲身遭受到骚扰,亦有传闻指有警员的子女在学校遭到欺凌。

  15、一线警务人员自我认同度高

  监警会在报告中引用伦敦大学学院学者针对警务人员的一项调查显示,对于大多数警务人员来说,警务人员的身份很重要,82%受访警务人员同意“身为警务人员这个身份对我很重要”。 受访警务人员对于自己身为和平守护者的合法地位,有较为强烈的意识,68%受访警务人员对于获赋予的权力感到信心。 受访警务人员普遍对工作有高度满足感,64%受访警务人员对于警务人员的工作感到满意,63%受访警务人员则表示不会考虑转换另一份工作。 【编辑:刘湃】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