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金融新闻 > » 信息列表金融新闻

标题导航

发布日期:2021-11-28 17:57   来源:未知   阅读:

  在找乐子这件事上,人们从来没有停过脚步。有人说,这四十年来在思维习惯上最大的收获是学会了幽默和欣赏幽默;而我们最直接的收获,是段子。

  幽默是自我解嘲,是人类对自己心灵的抚慰。在解构和吐槽之际,把自己的窘迫和荒诞主动公之于众,争取了主动,消解了痛楚,共享了困境,这治愈效果胜过去看医生。

  今年,喜剧综艺节目里闯出来了一匹黑马——漫才:第四季《脱口秀大会》一下子出现了三组,橙色预警、肉食动物、王建国和张博洋组合,并且让肉食动物杀进了总决赛。如果不是大木因陪妻子生孩子而缺席的话,他们进前三也是可能的。本来在前几季《脱口秀大会》上,江梓浩和昌叔已经开始表演漫才了,但由于普通话不够好和剧本不够精彩,没有形成气候。而今,却依然成为现象级的综艺话题了。

  要知道,肉食动物两位成员大木和晃晃,表演漫才也才两年时间,二人各自有工作,此前也没有受过曲艺训练。

  但二人的表演是真的精彩。“点外卖”“卖衣服”“荒岛求生”“白雪公主”几个作品都堪称经典,被网友一刷再刷。

  上线不久的《一年一度戏剧大赛》,也在首期节目里出现了《大巴车上的奇怪邻座》这样的比较优秀的漫才作品。

  今年应该算是曲艺或者喜剧的“漫才年”。漫才正在逐渐被大家认识、接受、喜爱。

  综艺舞台上的喜剧样式迭代还是很快的:从传统的相声、小品,到近四五年的脱口秀、哑剧,再到如今的漫才,边界在拓展,笑料爆出来的方式也越来越多样。

  跟脱口秀一样,漫才是舶来品。在日本,这种表演形式据说已存在了几百年。电影大师北野武年轻时就是靠表演漫才成名的。你看他吐槽东京奥运会开幕式那段访谈,真的是本色不减当年啊。漫才,两个人表演。还有一个人表演的,叫“落语”。跟咱们这边最相近的,是相声和单口相声。漫才里边,一个吐槽,一个装傻,讽刺的是自己或者周边人的笨拙与颟顸。

  其实,我觉得,二人转艺人早已吸收过这种形式的精华,或者已经不自主地实践过这种表演风格。二人转,一副架,俩人。漫才里管吐槽者和装傻者分别叫“上手”“下手”,二人转有“上装(旦角)”“下装(丑角)”之分。如今的二人转演员,经常表演一些小品或情景剧等节目,但又不正儿八经地演,而是演演停停,跳进跳出,经常故意搞出一些荒诞的情节然后由对手纠正过来,这像极了漫才。

  善于吸收学习和开拓,才是一种文艺形式的最强生命力。二人转,如果还能活下去,大概由于这一点:如今的二人转已经是一种介于曲艺与戏曲之间的两栖两属的艺术品种。

  我想,李诞之所以把漫才包容进《脱口秀大会》,也是出于这种考量吧。漫才让《脱口秀大会》更丰富了。

  但漫才毕竟不是脱口秀。它独立存在,并将在中国综艺舞台上发出自己更大的光彩。

  脱口秀这几年风头盖过了相声,一是因为它门槛比相声低,二是它“卖惨”的本领比相声更高——当然它的观众门槛比相声高,更能搔到当下年轻人的痒处。相声,说学逗唱,想演好,没有三五年的训练,怕是不成。脱口秀则不然,去年的何广智,一段坐地铁的段子就红了;今年的徐智胜,靠着“祖师爷赏饭”的悲惨容貌,一季之内段子用不完,也迅速成为这个舞台上的宠儿,杀进了总决赛。他们此前,只是说了几个月的开放麦而已。当然,脱口秀需要表演者有很强的脚本创作能力。不像相声,说传统段子也能混个人五人六的——虽然想得大成就,还是得自己能写。

  漫才的门槛,似乎就更低。前文说过,肉食动物此前才成团两年,有些组合临时成团,也能登上综艺舞台。两个人站在舞台上,似乎比一个人承担那五六分钟更容易些,因为仅仅两个人互怼也已构成戏剧冲突了,何况还有1+1>2的效应。比起相声,漫才5分钟的体量,也更短小一些。它快进快出的间离效果,更适合如今年轻人的欣赏口味。

  同样是卖惨,脱口秀卖的是表演者自己的经历,而漫才则是泛指,更有共鸣基础。同样是讽刺,相声多半指向别人,而漫才却连自己都不放过。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