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军事新闻 > » 信息列表军事新闻

玉露香梨的“升级”之路

发布日期:2022-01-12 07:33   来源:未知   阅读:

  行进在吕梁山脉连绵起伏的山峦间,目之所及是纵横交错的沟壑,和散落其间的窑洞。黄土高原厚重的土地上,一颗颗玉露香梨高挂枝头。咬上一口,酥脆、香甜、细腻的口感,令人回味无穷。

  “山有苞棣,隰有树隧”(“树檖”意为“梨”),早在春秋时期,《诗经》中就有山西省临汾市隰县种植梨树的记载。玉露香梨是山西省自主培育的优良梨种,其核心产区位于山西省海拔1000米左右、日照强、昼夜温差大的山区,也是山西省曾经的贫困县分布最多的地区。经过多年的培育推广,玉露香梨已经发展成为带动一方农民脱贫致富的主导产业。

  脱贫摘帽不是终点,如何推动这一特色产业进一步“升级”?2016年9月,中国证券业协会邀请中国扶贫基金会和旗下社会企业善品公社前往隰县开展调研评估。2017年6月,中国扶贫基金会立项隰县为“互联网+扶贫”项目区,并派驻工作团队扎根一线月,隰县善品良田种植专业合作社联合社(以下简称“联合社”)成立。中国扶贫基金会依托善品公社产业帮扶模式,以合作社(联合社)为载体,围绕组织培育、玉露香梨品质生产和区域公用品牌打造、本土人才培养精准发力,对合作社组织能力、生产能力、供应链能力、市场销售能力和带动农户致富的能力进行系统提升。

  截至2020年12月15日,联合社下属5个合作社,核心社员数达291户,其中脱贫户72户,覆盖基地面积达3200亩。

  “以联合社为抓手,从而有序支持小农户抱团合作,通过联合社的各类生产服务,实现生产规模化和标准化。建立并完善一系列规章制度和利益分配机制,将脱贫人口和边缘易致贫人口纳入进来,共享利益分配。”善品公社西北片区经理徐宁介绍。

  联合社采用“联合社+子合作社+生产小组”三级组织架构,紧紧围绕生产、供销两方面开展综合性生产服务。联合社成立技术指导小组,配备了专业的技术专家开展技术指导,社员所需的农药、化肥等农资由联合社统购;子合作社负责向联合社反映社员生产中所遇到的难题,传达联合社的技术指导意见,督促社员按技术标准生产,分发农资等工作,充分发挥合作社基层服务功能;生产小组负责具体对接社员、种植户。

  联合社理事长闫耀龙拿出一摞厚厚的证书,记录着他参加培训学习、不断充实自己的经历:在浙江大学参加继续教育,在农业农村部管理干部学院参加乡村振兴新农人研修班,2020年参加云集大学乡村振兴千人计划研修班……截至目前,联合社共组织培训20次,培训786人次,组织外出考察4次,大大提高了社员特别是骨干成员各方面的能力素养。

  2020年度,联合社共召开大小会议20次。1月10日召开1月份生产计划会议,在总结上月工作情况、制定当月计划的同时,要科普二三月份病虫害防治,制定修建果树培训计划;3月23日召开经营团队管理完善会议,制定财务管理机制、月计划执行条例和示范户初选标准;8月3日召开联合社青年人座谈会,大家围坐在一起,畅谈自己的理想和对联合社发展的想法……近年来,在中国扶贫基金会的帮扶下,联合社及其子合作社的相应规章、制度都在日趋完善。

  2020年8月,联合社按照合作社法规定的“交易额返还+股份分红”原则、其章程规定的“贫困救助金”方案,进行了2019年度的分红。187户普通社员每户分到300元,31户脱贫户每户分到500元,19户特别困难户每户分得1000元。“联合社的分配机制,充分体现了‘共享’和‘扶困’的理念。”闫耀龙总结道。

  2019年,刘家庄村村民任万明家的玉露香梨是论“颗”卖的。将收获的玉露香梨卖给村里的康庄果树专业合作社,一级果的收购价就能卖到6元一个,远销广东。“经常跟着联合社的技术专家学习,果农们自己也成了‘专家’。”任万明说,这都得益于专家提供了过硬的技术指导,保证了玉露香梨的品质。

  一辆摩托车,是成文星下乡调研、培训、指导的“标配”。作为联合社聘请的专门负责病虫害防治的专家,成文星跑遍了全县种植玉露香梨的果园,还经常与子合作社的技术辅导员、社员们沟通、交流。“一年中各个阶段可能会出现哪些病虫害,我要提前预测到,并给出具体的防治办法。”成文星形容自己,“几乎没有双休日”。

  梨木虱是一种对梨树危害性较大的害虫,需要全年防治。成文星经过调查研究,总结出一套防治方法:春季梨花开始萌动时,要施用高效低毒的农药进行清园,并在树干套上瓦楞纸;夏季主要采用物理防治,在地里挂杀虫灯、黄板;到了冬天,有时蛰伏的梨木虱会出来活动,也应做好防控。成文星说,农药的施用有一定的规律,在前期防控中严格把关,施用质量好、生物源或植物源的农药,虽然成本较高,但降低了后期防控的成本。联合社还规定,上市前两个月为降解期,在此期间无论发生什么病害,都不再施用农药。因此,经联合社技术指导的农户,生产成本比普通农户更低,玉露香梨的质量安全和品相品质也更有保障。

  “如此一来,联合社的技术服务就被越来越多的老百姓所接受。”闫耀龙说。用药、用肥和修剪,是联合社技术服务的重点。联合社已形成“专家技术指导+农资统购+月度生产计划会+生产小组执行”的品控执行体系,并形成了完善的落地保障机制。联合社每月月初召开生产计划会,由县域技术员讲解具体执行标准和要求;品控执行的责任人为子合作社理事长和各生产小组长,生产小组长要负责将本月生产相关的工作和要求传到每位社员;生产小组长负责督促小组内社员的执行生产标准和相关要求。

  任万明是康庄果树专业合作社的示范户。每年,联合社都要遴选一批示范户,给予折价300元一亩的农资扶持。生产种植中的各种标准和要求,首先让示范户进行示范,试验新技术,也优先在示范户的果园落地。“通过这一方式,既支持了社员做大做强,也能鼓励社员在生产中更加注重品质,而非一味追求产量。”闫耀龙告诉记者。

  2018年5月和2019年4月,中国扶贫基金会、隰县果业局和午城镇政府给善品良田联合社及习礼村合作社援助近30万元的果园机械,包括无人机、打药机、开沟施肥和割草机等,迅速壮大了联合社及各子合作社的农机服务能力。去年底,联合社正式探索果园半托管和托管模式,目前试验全托管的30亩果园,正是由任万明带领着刚成立的技术服务队负责。任万明告诉记者,今年春天,他的服务队给临近的王家塔村剪枝,服务队的工人们每天至少能挣200元。联合社广泛开展社会化服务,可以更好地发挥务工人员在拉枝、套袋、疏花、疏果等环节的技术特长,有效解决了农村劳动力缺乏的难题。

  2019年10月25日,联合社获得中国绿色食品发展中心颁发的许可使用绿色食品标志证书。

  记者看到,在通标标准技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于2021年9月1日出示的检测报告中,详细列出了242个检测项目的结果。善品公社玉露香梨品控负责人赵伟告诉记者,玉露香梨上市之前都将通过各种检测,合作社生产的果品都已经达到绿色食品标准。

  康庄果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刘金堂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按每亩3000斤的产量计算,种植一亩玉露香梨的纯收入可达到1.4万-1.5万元。

  在枣林村的一个临时发货点,联合社工作人员王佳佳正忙着将选出的玉露香梨,包装进联合社特别设计的包装盒中。她挑选的标准比较严格,大小适中、果型端正、阳面带着红晕、无铁锈,甜度也要刚刚好。邮政的运输车早已在一边等候。在中国扶贫基金会的帮扶下,联合社的供应链服务能力也逐步提升。这些从地里摘下的香梨,将通过电商销售直接发往全国各地。

  联合社通过技术指导和品质管控,保证社员生产出高品质的梨果。善品公社利用其自有及整合的销售渠道,帮助联合社进行市场定位,培育其自主拓展销售渠道、打造品牌的能力。

  联合社申请了“善品良田”产地合作社品牌,与善品公社、区域公用品牌“隰县玉露香”形成三品牌驱动。通过品牌营销和市场运作,从而实现分级定价和优质优价。有了品牌溢价,联合社收购农民的玉露香梨,可以给予每斤0.2-0.3元的溢价。

  离发货点不远,工人们正在热火朝天地建设着冷库。闫耀龙说,今年先建起一个能储存100万斤的冷库,计划明年再建立4个同样规模的冷库。如此一来,枣林村的老百姓收获的果品可以就地储存,还能辐射周边万家沟村、北庄村等10多个村。仓库建成后,将道路、物流等设施建立起来,“届时,联合社将建立一套分级分选仓储标准,和一个代发服务团队,根据市场渠道的不同,以不同标准分级分选分装,实现生产、仓储和市场的有效互动。”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