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旅游新闻 > » 信息列表旅游新闻

素材图片翻身夺摄影展金奖?

发布日期:2021-08-04 22:27   来源:未知   阅读:

  2010年第23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金奖作品《明天的现实》(艺术类)是“抄袭作品”?日前,镇江一广告公司总经理、江苏省摄影家协会会员陈联军告诉记者,他在组织公司员工赏析、借鉴获奖作品时,意外发现《明天的现实》的主图和一本近10年前他购买的《全球最新图库大百科》中一无名图极其近似,他还在图库光盘中找到了对应照片,据此他指出《明天的现实》有抄袭嫌疑。7日下午,陈联军已将相关证据组合,以《2010年第23届摄影国展又现“抄袭门”》为题,发到了网上,并将此事上报了镇江市摄影家协会。

  7月底,陈联军收到《中国摄影》杂志八月号,该期杂志详细报道了“2010年第23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又称“国展”)的相关消息。陈联军告诉记者,“国展”备受国内摄影爱好者关注,他抱着学习态度向大展投了20多幅参展作品,并和全国摄影发烧友一起,迫切期待大展揭晓。在《中国摄影》杂志八月号中,他终于看到了“国展”评选工作6月 22日在江西宜春顺利结束的消息。

  记者在杂志《2010年第23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及相关文章中看到,本次大展共收到参赛作品 180000余幅,包括李前光、张桐胜、高琴、王文澜等在内的22位国内著名摄影权威,用10天时间分记录、艺术、商业、青年四个类别,共评出入选及收藏作品九百余幅(组),其中金、银、铜质收藏作品百余幅(组),该期杂志还选登了部分获奖作品。老陈质疑的《明天的现实》登载在杂志的第40页,作品载明作者是“侯谢(湖南)摄”,是“艺术类收藏作品选登”的第一幅作品。作品下方注明“艺术类金质收藏”。

  7日,老陈组织公司所有员工集体赏析获奖作品时,公司员工杨家辉说:“《明天的现实》这张照片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说完,小杨转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随后拿着一厚本的《全球最新图库大百科》返回现场,结果让老陈目瞪口呆。

  老陈回忆,这本图库还是近10年前的夏天,有人专门上门推销的,是一本没有标明出版社、但配有对应光盘的盗版图库,当时他购买了一批。图库上的照片都是微缩的小图,但在光盘中对应的照片像素则非常高。小杨很快将“图库”翻到“自然生态”类52页,老陈惊讶地看到,与《明天的现实》主图高度相仿的一幅无名图赫然在列。为了确认比较,他赶紧将光盘打开,在从光盘上找到对应图片后,老陈发现两图高度相仿,他质疑《明天的现实》主图极有可能就来自这本盗版图库。

  记者比较了两图后发现,尽管两幅作品画面色调、景物几近相像,但《明天的现实》作品中画面的主体枯树干在图中左侧,而图库中的无名图则在右侧。老陈当即将光盘插入电脑,点击打开无名图,将图片翻转后,记者发现它就和《明天的现实》主图几乎吻合了。随后老陈及在场的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黄良清说,《明天的现实》中散落枯树干间的30多幅鸟照,应该是事后PS上去的。黄良清是老陈质疑《明天的现实》抄袭后,被紧急约来反复推敲该图的老摄影家。黄良清告诉记者,进入数码摄影时代,艺术摄影是可以进行PS处理的,这是摄影者的第二次创作,但前提是所有的主体照片应该是自己拍摄的。比对后,两人随即向镇江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王念约汇报。昨天,王念约也反复比较了两幅作品,他说《明天的现实》主图和图库中的无名图高度相近,只不过“翻了个身”,存在抄袭和侵权可能。

  记者注意到,由于《全球最新图库大百科》中的无名图没有标明作者,又是盗版书,且范围是“全球”,那有没有这种可能:这一主图确实是侯谢拍摄的,被“盗”入图库内?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明天的现实》就不存在“抄袭”之说。老陈等人分析说,图库出现在近10年前,且多为外国摄影,这种可能应该不大。

  近年来,摄影界造假剽窃事件频发,一些造假剽窃的作品甚至屡屡荣获大奖,被揭穿后,在社会上引起了“轰动效应”。随着这些造假、剽窃作品的曝光,造假、剽窃者也被钉上了耻辱柱,“王云彩、刘羚羊、张鸽子”的称号,就是网友送给造假剽窃者的最好“奖赏”。而第八届中国摄影金像奖获得者桑玉柱,则被冠以“桑剽剽”的称号。无疑,这对于搞艺术创作的人来说,是一种耻辱!

  现在,摄影界的造假者越来越多了,手段也是越来越高明了,其获取的利益也在不断“升值”。应该说,这些摄影者屡屡PS或剽窃照片,一方面是由于受到了利益的诱惑,另一方面则是社会的评判标准和人们的道德水准的降低,让底线变成了上线,正常的变成了不正常。一些埋头搞创作的人默默无闻,而一些投机取巧者则往往能名利双收。他们无需付出太多的劳动,今期买牛输尽光。只要将别人的劳动果实剪剪贴贴、PS一下,立即就将别人的劳动果实据为己有,甚至还因此而获得物质和精神上的奖励。这就刺激了一些居心不良者,将造假、剽窃当作了创作,甚至当成了自己的“专业”。对于艺术工作者来说,这是可耻的。对于艺术创作来说,则是非常可悲的。

  造假抄袭虽然被人不齿,但是,造假、抄袭者却并不以为然。而对造假、剽窃者的“处罚”,仅仅是取消资格,拒发或追回稿酬或奖金,仅此而已。对于造假、剽窃者来说,几乎毫发未损,这助长了造假、剽窃之风的蔓延和盛行。

  造假、剽窃就像没有赌本的赌博,成功了,就能狠狠赚一把,不成功也没什么损失,这无疑助长了造假、抄袭者的胆量。看来,对于艺术造假、剽窃行为,必须采取更严厉的惩罚手段,让造假、剽窃者付出更大代价,才能起到警醒和惩戒的作用。据《扬子晚报》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首先就第23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获奖作品涉嫌抄袭致电组委会,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目前他们还在核实,不方便透露涉嫌抄袭的参赛者信息。但他许诺,一旦查明,他们会向公众公布调查结果。随后,记者连线成都本土著名摄影师华熔,对此,这位资深摄影师表示,目前摄影界涉及“剽窃”的许多问题,究其深层次的原因,是因为国内摄影界尚未与国际接轨所致。

  华熔表示,如果排除图库中的这张图片恰好是获奖作品的作者侯谢所出的可能性,那么在经过镜像调整以后,倘若两幅图片的主图基本一模一样,就应该可以认定《明天的现实》涉嫌剽窃。华熔告诉记者:“目前摄影界将摄影作品大致分为纪实和艺术两大类。纪实摄影要求遵循真实性原则进行创作,艺术摄影则可以后期加工,甚至允许使用PS技术,但是要求所用素材皆为原创。倘若图库中的那幅作品并非出自侯谢之手,但是《明天的现实》却以之为基础进行加工的话,基本可判断为剽窃。”

  华熔表示,“有三大措施可以有效地杜绝摄影界的剽窃现象:一是像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对纪实摄影作品严格限制格式,这样不论对图片怎样进行后期加工,都能通过技术手段进行甄别;二是对剽窃者实行严厉的惩罚措施,这样胆敢剽窃的人自然就减少了;三是在网上公开图库中的摄影作品,使更多非摄影界的人们能够接触到这些作品,由群众雪亮的眼睛进行监督,简单又有效!”但他也无奈地告诉记者,“目前我们还做不到,因为我们的摄影水平和行业规范程度,还远不能与国际接轨。”

  12010年7月14日,兰州某报社摄影记者任世琛发现2010年“人与水”国际摄影大赛特等奖作品《千里寻水》与自己的一张摄影作品几乎完全一样。接到任世琛的举报电话后,大赛组委会迅速调查,由于该照片的获奖者张子平未能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对作品的著作权,组委于7月16日在网上发表声明,取消了他的获奖资格,并向任世琛发致歉函。

  2 2009年7月,第八届中国摄影金像奖获得者桑玉柱4幅照片被指造假,网友找出获奖作品与他人作品对比,基本一样。据知情人士日前透露,中国摄协就此事召开专家论证会后,金像奖组委会、评委会已决定撤销桑玉柱所获奖项。

  32005年首届华赛获奖作品《广场鸽接种禽流感疫苗》中的鸽子被指是PS上去的;第二届华赛奖参赛作品“深圳大楼爆破”造假,都曾引起广泛争议。

  近日,2010全国摄影艺术展览评选揭晓,《挟尸要价》照片获得了记录类银奖,一时间,网络上对这张获奖照片议论纷纷。 《挟尸要价》的素材来源于湖北荆州大学生为救溺水儿童壮烈牺牲,而打捞公司打捞尸体竟然漫天要价的事情,照片内容将人性的善和恶展现得一览无遗。此事件在去年年底曾被媒体广泛关注,舆论一致谴责挟尸要价的行为突破了社会道德底线,羞辱了所有国人。据《光明日报》

Power by DedeCms